新展 | "昂托安 莫蒂耶:墨行光影" 11月震撼呈現

日期:2019-11-15 09:44    來源: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

分享:
字號:        

  在北京展出昂托安莫蒂耶的作品意義非凡,要理解他的作品,首先需要了解其身處的歷史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比利時政府組織並參與舉辦了一些大型展覽,目的是促進跨國藝術交流。於是,比利時抽象繪畫得以在重大年度活動中展出,例如威尼斯雙年展、聖保羅雙年展以及美國的一些大型展覽,尤其是在匹茲堡的展覽。二戰後,這些展覽為抽象藝術作為全球現象得到認可提供了機會,多位代表性藝術家的作品揭示了抽象畫這種藝術形式究竟如何表達創作者多樣、獨創的情感走向。抽象畫不受國籍和國境的限制,反之,它是一種國際性的表達。因此,此次展出的作品意味著,可以在相距數千公里的藝術家之間找尋其作品的相似之處!

  實際上,資訊的傳播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國家相對受限,從大洋的一側到另一側更是如此。在過去,惟有讀書和旅行能促進交流,因此巴黎曾成為名副其實的各國藝術家的孵化器,例如享譽西方的旅法藝術家趙無極和朱德群。中西文化融合帶來了多樣化的表達途徑,有利於豐富藝術的內涵,從源頭滋養藝術。巴黎與僅三個小時車程外的布魯塞爾持續開展了一系列成果豐碩的交流活動,這些真正意義上的交流促進了思想的傳播。不過,當時資訊傳播的速度相對今時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展覽是藝術愛好者獲取知識的必要載體,與歐洲一樣,現代性和抽象繪畫浸潤著一些中國藝術家,尤其是參加台灣東方畫會以及在杭州中國美術學院求學的藝術家。而比利時的畫家們通常獨自工作或僅短暫結成團體,所以對此不甚了解。直到1959年,在布魯塞爾美術宮舉辦了一場現代中國繪畫展(作品跨越1850-1950年),這個前衛的場所是真正意義上的國際藝術平臺。此前,西方公眾所熟知的僅限于大型博物館裏的中國傳統藝術。

  中國和比利時的抽象藝術之間存在聯繫,能引發有趣的回顧性對話。本次展覽就屬於這樣全新的探索。展覽紀念了比利時抽象藝術領軍人物——藝術家昂托安莫蒂耶。為了明確藝術發展的理論框架,比利時的抽象藝術呈現出兩種(通常對立的)趨勢,即幾何抽象(冷抽象)和抒情抽象(熱抽象)。倡導幾何抽象的代表人物尋求只用幾何形狀來實現某種理想,他們希望通過拒絕自由表達來創造一種普適性的藝術,使每個人都能獲得和平與安寧。而推崇抒情抽象或表現主義的藝術家則自由表達情感、不囿于現實,原始自發的創作手法成為自由的代名詞。

  昂托安莫蒂耶是追求自由表達的藝術家的最佳代表,他的作品是抒情抽象畫中最引人注目的,他認為尋找本質有絕對的必要性。他的畫作是對該觀點的表達,他的紙上作品也是他全部作品的重要組成部分。本次展覽主要探討“紙”這一易於破損的媒介以及對中國水墨的運用。從創作方法可以看出,莫蒂耶很可能與有著千年曆史的中國水墨畫存在共鳴。有趣的是,莫蒂耶廣泛使用水墨也成為他不同於其他比利時畫家的獨特之處。

  對中國水墨的運用需要掌握精湛的手法,産生了莫蒂耶一直在尋求的“即時性”。水墨創作需要自律和耐心,既要實現既定的構圖,又不得流於俗套,這中間需要消耗多少紙張?與音樂家一樣,莫蒂耶憑著勤勉和毅力演奏著自己的音階。他毫不猶豫地犧牲了休閒時間,在書房的寂寞中與世隔絕,以熱情和自律投入工作,直至拿出令自己滿意的作品。他的工作室由此成為魔法誕生之所,從混亂的視野中尋找秩序。莫蒂耶堅定不移地渴望觸及星辰。20世紀50年代初,他在閣樓上創作出其尺幅最大的一批作品,畫紙從地板延伸到天花板。儘管創作的空間有限,這位個子不高的藝術家還是決心全力以赴追尋他想像中的質感和體量,去創造不朽的作品。

  就這樣,1958年初,他創作出《鼠藥》這幅大師之作。他怒形於色,以藝術為生的疲憊感達到頂峰。即使如此,他仍沒有放下畫筆。相反,他激昂地宣告必鬚生存下去。他對藝術的信仰和信念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他很早就認同萊納瑪利亞裏爾克在《給青年詩人的信》(1929年)中提到的建議:“請你走向內心。探尋你寫作的緣由…深入內心,直至找到最深刻緣由…如此向內求索,探求內心世界後再寫出詩句,你就不會再想問別人你的詩好不好。”這一建議適用於所有形式的創作。莫蒂耶深信藝術應走向內心,這有助於藝術家克服困境。由於文辭匱乏,莫蒂耶更願意使用符號語言創作出極具個性化的詩歌。

  與中國傳統水墨一樣,莫蒂耶認為抽象畫的創作在於達意,在於將因現實而産生的感覺轉化為作品,而不在於重現現實。他試圖畫出生命的本質,專注于將印象落實于視覺形式的挑戰,然而這一挑戰在本質上幾乎是無法完成的。問題的關鍵近似于……將現實轉化提升至極致。為此,他在日常生活中總是在為這種微妙的過程尋求支援。人物和物體雖然是去人性化和非物質的,但那是筆墨的沉積,例如《路人》(La Passante,1952年)以及《灰色上升》(élévation Grise,1963年)。對現實的印像是構圖的基礎,但不是主旨。相反,由於最終的挑戰超越了忠實的轉化,莫蒂耶毫不猶豫地對現實進行解構。他的手法産生了墨痕,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他能從筆尖的觸碰、筆桿的振動、墨汁的滴落等無法言表但可以感知的元素中覺察事物的本質,他的探索與老子《道德經》中的觀點相呼應:“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他的每件作品都是探尋“眾妙之門”的嘗試。

  莫蒂耶的大幅水墨作品經常激發人們對符號概念的評論,與其試圖從作品中找出通用語匯,不如將它們視為圖像符號。如此一來,這位比利時藝術家的作品與中國傳統水墨又一次交織。與其停留在字母創作上,不如説藝術家聚焦于圖像化的構思。因此,他的每件作品都像一個引起情感振動的圖像符號,透露出某種私人的感悟,而具體的內涵,莫蒂耶沒有給出解釋。他的做法是要麼理解,要麼放棄理解。每件作品的密鑰都只掌握在莫蒂耶的手中。欣賞莫蒂耶的水墨作品,不僅要明白其作品存在的基礎,而且要懂得他存在的基礎。每個人都有相似性和差異性,這些相似性和差異性也使得兩種文化相互關聯或者彼此區別,但最重要的是,它們證明了藝術是發現另一種藝術的神奇媒介……通過加強白紙黑墨的反差,莫蒂耶展現了一種超越語言的力量。無論我們身處哪一個世界,這種力量都能將我們引向另一個新的世界。

  1908 10月2日出生。 1921 15歲時成為一名裝飾鑄造學徒。 1926-1951在多家工廠兼職皮匠。 1936以優異的成績被聖若斯-滕-諾德美術學院錄取,參加夜校課程學習雕刻和裝飾佈置。 1940-194 7擔任比利時皇家鑄幣局劇院合唱團成員。 1949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美術宮舉辦首次個展。 1952作品《變化》(1951年)被匹茲堡卡內基藝術博物館購得。 1953蘭伯特夫人在她布魯塞爾的私人別墅中提供工作室。作品《軀體》(1948年)被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購得。參加第二屆聖保羅雙年展。 1954作品《裸體説》(1953年)被比利時皇家美術博物館購得。 1956-1958在蘭伯特夫人的別墅遭遇大火後,陷入艱難時期。 1959辭去蒂嫩市框架廠的工作,全心投入繪畫。 1961參加聖保羅雙年展,展出21件代表作。購得“巴黎巴銀行”的幾幅藏品。 1962代表比利時出席第30屆威尼斯當代藝術雙年展。 1964與羅伯特勞森伯格共同獲得第32屆威尼斯雙年展大獎提名。1967在比利時瓦隆布拉邦成立家庭工作室。 1969在布魯塞爾美術宮舉辦首次大型回顧展。 1986在布魯塞爾皇家美術館和布魯塞爾美術宮分別舉辦回顧展。 1988 80歲生日當天,兩件考頓鋼高浮雕代表作《聖母憐子像》和《桂冠》在布魯塞爾伊瑟爾地鐵站舉行落成典禮。 1994回到布魯塞爾定居。 1999 辭世,享年91歲。

  展覽時間2019年11月22日-2020年2月23日 展覽地點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三層展廳總 策劃蘇 丹 吉爾 克諾普斯策 展人卡米爾布拉瑟爾(比利時)李 益(中國)協 調人弗朗索瓦絲 莫蒂耶項目協調王晨雅 王 瑛 胡曉曦 王晨雪策展助理朱莉 范 德恩視覺統籌王 鵬展覽執行劉徽建 胡曉曦 駱 佳 展陳及視覺設計駱 佳 國際事務王 瑛 行政事務馬艷艷視頻字幕趙春樂主辦單位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昂托安 莫蒂耶協會昂托安 莫蒂耶基金會支援單位比利時駐華大使館比利時博杜安國王基金會比中經貿委員會特別鳴謝比利時駐華大使馬文克先生比利時瓦隆-布魯塞爾國際關係署駐華代表高蕓迪女士比利時瓦隆-布魯塞爾國際關係署亞太地區負責人阿布巴卡爾沙爾卡維先生布魯塞爾首都大區國際關係專員丹尼爾佛海登先生比中經貿委員會主席伯納德德威特先生阿登高原國際藝術中心公共關係及項目負責人戴金浦先生歐盟亞洲中心顏瑞女士昂托安莫蒂耶協會志願者團隊米歇爾 佩平勞拉 韋斯特蓋爾 潘捷傑基 梅澤勒貢獻照片版權的攝影師讓 多米尼克 伯頓吉爾伯特 德 凱瑟羅伯特 豪瑟奧斯卡 謝勒肯斯盧克 施羅比根

  開館時間

    2019年11月22日至2020年2月23日

  9:00-17:00(16:30停止入館)

  週一閉館(法定節假日除外)

  地址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

  北京市海澱區清華大學校內,主樓東側。

  校外遊客參觀請走清華大學東三門、東南門。

  地鐵路線

  13號線 五道口站,A(西北)出口出站。

  15號線 清華東路西口,C(西南)出口出站。

  公交路線

  五道口站 508、307、331、375、429、549、562、630、86、運通126。

  清華東路西口 333、355、438、466、594、913、 運通110、快速直達專線82。

  內容統籌/王晨雅

  圖文編輯/垚夢

  視覺統籌/王鵬

您訪問的連結即將離開“首都之窗”門戶網站 是否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