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質書不可替代,電子書漸成潮流

日期:2020-07-29 10:45    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
字號:        

  原標題:有句話説得有趣:“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電子書是人類進步的電梯。”在網際網路高度發達的今天——

  紙質書不可替代,電子書漸成潮流

  如今,電子書閱讀早已司空見慣,在不少城市早晚高峰的地鐵上,人們可以直觀感受到電子書的受歡迎程度。一組數據也説明瞭這一點: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手機和網際網路成為我國成年國民每天接觸媒介的主體;2019年,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達79.3%,較上年提高了3.1%。

  電子書閱讀給人們閱讀方式、認知模式與思維習慣帶來了改變,疫情期間,電子書閱讀的快速增長,也再次引發人們對相關問題的思考。電子書與紙質書各有什麼優勢?二者能否長期共存?

  電子閱讀:從方興未艾到漸成潮流

  《2019年度中國數字閱讀報告》數據顯示,當年中國數字閱讀行業市場整體規模達到288.8億元,增長率為13.5%,總體用戶規模達4.7億,反映出讀者對數字閱讀的認可度與歡迎度日益提升。

  電子書閱讀的流行,首先得益於閱讀終端的普及。掌閱、噹噹雲閱讀、京東讀書、網易雲閱讀、咪咕閱讀、微信讀書等App,讓用戶只需擁有一部手機,即可下載瀏覽海量電子書資源。讀者可以選擇免費或付費方式獲取正版資源,避免盜版資源存在的文字錯訛與格式問題。便攜輕便、價格低廉、節省紙張和空間、資源獲取容易、檢索資訊方便、“大部頭”作品不佔現實空間等也是其優勢所在。

  如果覺得手機閱讀不過癮,還有五花八門的電子書閱讀器可供選擇,除老牌亞馬遜kindle外,掌閱、博閱、漢王、文石等品牌的新産品也收穫了良好口碑。隨著科技進步,電子書閱讀器給讀者的體驗越來越接近於紙質書。2020年3月,科大訊飛發佈全球首款彩色電子閱讀器,已經可以顯示4096種色彩,使插圖較多的美術攝影類書籍的閱讀體驗接近紙質書。以往廣受讀者詬病的格式限制、批註不便、單機下載不及時等問題也正隨終端設備的升級換代而不斷改善。借助於開放式批註、評論功能,也有助於實現讀者與讀者、讀者與作者之間的互通,凸顯閱讀的交互性,使閱讀不再是躲在書齋裏的私密性活動。

  海量線上資源讓電子書閱讀有了“底氣”。疫情期間,各圖書館、出版機構、網路閱讀平臺上線開放大量電子書資源,讓人們看到“雲閱讀”的廣闊前景。國家圖書館宣佈無論有無讀者卡,讀者均可在閉館期間遠端訪問圖書、期刊、報紙、論文、古籍等多種類型的數字資源;商務印書館向社會免費開放1300余種電子書資源和“漢譯名著名家視頻導讀”26種共125集視頻;人民文學出版社免費開放“人文讀書聲”有聲店舖中的資源,並聯合閱文、掌閱、京東、噹噹等數字平臺免費提供電子書。2020年4月,“2020年中國數字閱讀雲上大會”上發佈的數據顯示,戰疫期間,各大主要數字閱讀平臺累計免費提供作品超100萬本,音頻超40萬個。

  此外,電子書在資訊檢索上具有強大優勢,工具書的數字轉型引人注目。2012年,擁有兩百多年曆史的《大不列顛百科全書》宣佈停止紙質發行。2020年3月,商務印書館語言資源知識服務平臺(涵芬App)宣佈上線,目前已整合包括《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在內的24部權威漢語工具書。工具書電子化或成未來趨勢,相關檢索方法也將發生革命性變化。

  新時代證券發佈的數據顯示,2020年春節假期移動閱讀App日均獨立設備數達1.33億台,同比增長6.67%,超7成用戶在閱讀上花費的時間比平時多。由於快遞物流不便、各類電子閱讀資源免費開放和“宅”生活給人們帶來充裕閒暇時間等因素,經此一疫,讀者電子書閱讀習慣不斷鞏固、市場需求不斷增加,預示著這一新型閱讀方式從幾年前的方興未艾到漸成潮流的轉變。

  紙質書:並未過氣的老朋友

  2010年,以《數字化生存》一書聞名的美國學者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預言:紙質書將在5年內消亡。事實已經給出相反的答案——紙質書自有其價值,很難被取代。

  首先,讀屏造成的眼疲勞程度比讀紙質書更高,而視覺疲勞會一定程度上影響人的學習效果,尤其是在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進行深度閱讀時。從讀者群體來看,青少年電子書閱讀時長的增加,也引發了家長對孩子眼睛近視的擔憂。

  其次,即使這一點隨著科技進步得到改善,電子書也無法滿足深度閱讀所需的“空間感”。我們在閱讀複雜文本時常常需要把書翻來翻去,以便把某個意思或詞回想得更清楚,這被研究者稱為“巡航”,對形成文本記憶和理解文本非常重要。比如在讀到第三章時,想起第一章裏好像出現過這個術語,如果是紙質書,隨手一翻便可找到;而電子書的內容並沒有固定位置,讀者在缺乏明確提示時,不容易完成文本的空間建構,形成完整深刻的印象。

  此外,從閱讀心理上來説,電子書模倣紙質書,但不可能在形態上做到完全一致,這給人一種陌生、疏離和不真實的感覺,導致讀者不自覺地缺乏讀紙質書時的嚴肅和投入,影響深度閱讀效果。閱讀長難文本或重要書籍,需要調動人的深入理解與思考能力,紙質書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電子書閱讀與紙質書閱讀雙軌並行將是未來趨勢

  通過上述分析可以發現,電子書並非洪水猛獸,也不能完全替代紙質書,更不是一些人口中“更高級”的閱讀形式。在閱讀市場日益細分的形勢下,對讀者而言,認清二者各自優長,從閱讀需要出發才是關鍵。

  從國家層面看,2014年到2020年,“全民閱讀”連續7年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紙質書與電子書在提高國民閱讀時長和品質、形成良好閱讀風尚方面可以實現優勢互補,共促全民閱讀。

  第45次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為9.04億,網際網路普及率達64.5%。隨著手機和網際網路的普及,電子書閱讀的全員化、全覆蓋優勢將為彌合東部地區與中西部地區、城市與農村的資訊鴻溝添一份力。相對於花大力氣興建的公共圖書館、農家書屋等公共文化基礎設施,擁有一部數字閱讀終端(比如手機),就相當於擁有一座“移動圖書館”,讀者可以便捷享受數字出版紅利。

  另外,電子書閱讀的全程化、全景化特點對於增加國民閱讀時長和閱讀量有所裨益。全程化指的是閱讀活動發生的時間更為靈活隨意,全景化意味著閱讀場景和狀態的多樣化,二者構成了電子書可以隨時隨地閱讀的特點,為人們利用零碎時間及時“充電”提供了便利。

  同時應當看到,我國成年國民上網活動中,深度閱讀行為佔比偏低。紙質書閱讀與電子書閱讀的此消彼長不斷引發人們擔憂,比如碎片化閱讀對完整知識體系建構的危害、深度閱讀能力喪失,等等。如何重燃讀者對於紙質書閱讀的熱情,發揮其在深度閱讀方面的優長,引領全民閱讀走向深度閱讀,相關行業正在積極探索。在實體書店振興、直播帶貨、雲遊出版社、全媒體行銷等舉措帶動下,紙質書銷售近年來不斷增加。2019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碼洋規模達1022.7億元,同比增長14.4%;在2020年世界讀書日當天,電商平臺噹噹網僅用1分鐘就銷售圖書3521982冊。

  義大利小説家、符號學家翁貝托·艾柯曾在題為《書的未來》的演講中指出:“書是那種一旦發明,便無須再改進的工具,因為它已臻完善,就像錘子、刀子、勺子或剪子一樣。”其實,作為人類文明的重要載體,書籍的形態古往今來一直在變,電子書閱讀與紙質書閱讀形成雙軌並行、融合發展的格局,共同推動全民閱讀廣泛深入開展,將是大勢所趨。(張鵬禹)


您訪問的連結即將離開“首都之窗”門戶網站 是否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