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銀器裏打撈神秘契丹

日期:2020-07-01 08:58    來源:北京日報

分享:
字號:        

  原標題:從金銀器裏打撈神秘契丹 

  陳國公主金面具

遼代花瓣形金盞

  駙馬琥珀瓔珞

  契丹曾是我國古代北方草原的強族,以牧馬騎射為常態,綿延千年。然而,她又如流星一般消失在人類歷史中,惟留亦真亦假的各類民間傳説故事,如同神秘感滿滿的樓蘭古國。

  正在廣東省博物館展出的“契丹印象——遼代文物精品展”,僅一級文物就有76件(套),陳國公主金面具、駙馬琥珀瓔珞、雙鳳戲珠紋鎏金捍腰、鎏金高士圖銀盃等重量級文物悉數登場。從中,我們可知曉遼頗具特色的政治制度與生活習俗,尤其是澶淵之盟後宋遼文化互通的歷史。

  借助雲展覽,足不出京,觀者亦能賞之。

  沿著滿墻古老壁畫凝聚的歷史氛圍和藝術,一路踏進契丹民族、大遼帝國的草原文明。

  金銀器最能代表遼國至高的政治權力,發達的社會經濟和多姿的文化景觀。如今留在世上的,遼代那些精美的金銀器,不少是貴族的日常器具。對原始圖騰崇拜、對日月崇拜的契丹族講究厚葬,隨葬物就有大量的金銀器,向外界展現出契丹民族嚴格的政治制度、神秘的埋葬習俗、獨特的祭祀方式和奢華的宴飲生活,將我們領進了一個精緻典雅、豪華氣派的金銀器藝術氛圍之中。

  筆者認為,遼代金銀器裏當以遼開泰七年(1018年)陳國公主駙馬合葬墓出土者最為精緻。這些以金面具、鎏金銀冠、金蹀躞帶、金花銀靴等組成的殯葬服飾,以及鏨花金戒指、纏枝花紋金鐲、八曲花式銀盒、銀罐與馬具等,代表了遼國製作工藝的最高水準。

  陳國公主是誰?她就是遼景宗和著名的蕭太后的孫女。她的父親是秦晉國王耶律隆慶,而聖宗皇帝耶律隆緒即是她的伯父。根據史書記載,蕭太后對耶律隆慶極為寵愛,他被允許在當時繁華富庶的寶地——南京地區(即今天的北京)定府生活,權傾朝野、生活奢華。陳國公主是正室嫡出,身份尊貴。根據出土的《故陳國公主墓誌銘》記載,這位年紀輕輕的公主初封“太平公主”,又晉封“越國公主”,後追封“陳國公主”。在16歲的時候,她嫁給了年長自己十余歲的舅舅蕭紹矩,是典型的近親婚姻,這在大遼的皇親國戚裏司空見慣。

  這件作為墓葬品的黃金面具最為神秘。公主和駙馬的臉上為什麼要覆金面具?這還要從契丹人早期的喪葬習俗説起。

  自古以來,遊牧民族逐水源而居,打魚狩獵。他們的衣食住行深受自然環境的影響。久而久之,人們對自然産生敬畏,因此産生了契丹人獨特的喪葬習俗——樹葬。《遼志》記載,契丹人“父母死而悲哭者,以為不壯。但以其屍置於山樹上,經三年後,乃收其骨而焚之。”

  在殮葬後,人們要定期進行一系列的祭祀活動,對停放在外側的屍體的美化和粉飾就顯得至關重要。在遼代貴族墓葬中發現的金屬面具、銀絲網路等,最主要功能就是為了把屍體籠絡住,讓屍體變得更威嚴,不會因為停屍時間過長導致屍體腐爛,影響主人生前的形象。陳國公主墓中出土的黃金面具與銀絲網路不僅是最完整的,也是等級最高的。

  彼時契丹與中原交融已多。若細細觀看,陳國公主墓出土的遼代金銀器的裝飾紋樣,幾乎是唐代金銀器裝飾藝術的翻版。展場一件金銀花靴,其上鏨刻飛鳳,間飾花卉紋、雲紋,紋飾鎏金,是自由構圖的典型,為平視式紋樣。

  而出土自內蒙古赤峰市的迦陵頻伽金耳墜,其上同樣有手托蓮花浮于祥雲之上的形象。迦陵頻伽是佛教中一種人首鳥身的神物,流行于唐、遼、西夏等朝,遼代造型延續了唐代花葉形尾的特點。當時不知哪位美少婦戴過這樣的金耳墜,那一定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歷史文獻表明,遼代的金銀器分兩種:一種是具有本民族風格的做工,契丹風格金銀器的紋飾與表現手法比較質樸、粗獷,遊牧民族風格特別明顯,如馬具、帶具,和喪葬器物中的裝飾用具,是遼代金銀器最有特色的部分。另一類是器皿,受唐宋時期漢民族的金銀器影響,工藝相對複雜、細膩,跟唐、宋時期的風格很像,形成了獨一無二的“漢風”。如展品中的鎏金“高士圖”銀把杯呈七棱形,跟唐代金銀器器口的花瓣形、海棠形等造型,有異曲同工之妙。

  遼代早期的金銀器皿與唐五代接觸緊密,其製作很可能出自漢族工匠之手。胡嶠《陷虜記》曰:“有綾錦諸工作,宦者、翰林、伎術、教坊、角斛、秀才、僧尼道士等皆中國人,而並、汾、幽、薊之人尤多。”澶淵之盟迄燕雲之役後,遼宋和平相處百餘年,頻繁的往來,讓民族之間、文化之間的界域不再明晰。何況遼國高層也不乏欣賞和推廣漢文化者,譬如遼聖宗就曾用契丹大字翻譯白居易《諷諫集》,亦説明其深受漢文化影響和熏陶。

  雖然遼代早已遠去,然而這些千年前的金銀器物,依然金碧輝煌,在幽暗中散發著攝人魂魄的光芒。

  觀展Tips

  歷史在科技中重生,當下人借數字化得以返回塵封的歷史。(戴華剛)

您訪問的連結即將離開“首都之窗”門戶網站 是否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