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品鑒賞學
  • 照片中的新中國第一代派出所

    看到夾著這張邊際發黃的照片。上端黑底白字倒還清晰“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外三分局第七段全體同志為慶祝一九五零年元旦攝影留念”。

    曆法 追尋天地運轉的規律

    在這套曆法使用了數十年後,羅馬人進行了一次曆法改革,給全年增加了兩個月,縮短了當時一個羅馬年和一個回歸年長度之間的差距。目前我們使用的農曆,是由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負責測算的,而其基本指導原則來自於明末崇禎年間編寫的《崇禎歷書》。

    北海一頁

    1900年,遙望萬佛樓、闡福寺建築群,圖中左為萬佛樓,右為闡福寺。1900年,一個義大利士兵在闡福寺門口與銅獅子合影,可以看到闡福寺山門上有外文塗鴉。歷史上,闡福寺大殿與萬佛樓遙相呼應構成了北海北岸一道壯麗的風景。

    九年始成“共和國第一碑”

    林徽因墓碑鑲嵌著為人民英雄紀念碑碑座雕飾試刻的一塊樣品。《東城區志》載,人民英雄紀念碑位於天安門廣場中心,天安門南約463米、正陽門北約440米的南北中軸線上,佔地面積3000平方米。下層大須彌座束腰部四面鑲嵌著十幅漢白玉大型浮雕,石料採自北京房山。

    酸梅湯 從宮廷藥茶到大眾飲料

    1906年刊印的《燕京歲時記》記載:“酸梅湯以酸梅合冰糖煮之,調以玫瑰木樨冰水,其涼振齒。不管時光如何變幻,酸梅湯的歷史傳承始終延續著,它的美味早已經深深銘刻在了人們的味蕾上,難以忘記。

    愛因斯坦在中國

    也正是這本旅行日記,讓我們看到了愛因斯坦當時對中國的真實看法,撥開了籠罩于上海之行的團團迷霧。不久蔡元培和梁啟超等人邀英國哲學家羅素訪華,掀起了中國的第一次“愛因斯坦熱”。

    老北京消夏去處

    老北京內外城各城門的護城河邊都有深而廣大的冰窖,用以冬天儲冰夏天用。什剎海在老北京便是個避暑勝地,不僅可以遊覽賞荷,荷花市場的飲食排檔還售賣冷飲和時令瓜果,以及什剎海出産的鮮蓮子、鮮雞頭米、鮮菱角等水産。

    你認識的乾隆可能不是真正的乾隆

    如今説起乾隆皇帝,很多人都自稱了解。但那可能只是影視劇裏的他,真實的他,或許還有人不曾認識。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乾隆帝的藝術修養。

    如臨其境——老北京照片上色鑒賞

    幾位老人坐在石桌旁,有的在抽旱煙,有的在喝茶,細看還有兩位老者在揉核桃。下圖就是這張上色照片的原片,兩相對比,上色照片非常自然,真有身臨其境的感覺。秦風認為,老照片上色要秉承修舊如舊的原則,有一些斑駁的、歲月的痕跡,這是需要很高的技巧。

    北京藝術博物館藏品:杜麗娘小像

    錢維喬和潘恭壽都是清代乾嘉時人,錢維喬字樹參,季木,小字阿逾,號曙川,又號竹初,半竺道人、半園逸叟、林棲居士等,即是文學家也是戲曲家。二人與題字中提到的王夢樓(王文治——清代著名書法家)都同籍江蘇,潘恭壽和王文治還有師生情誼。

    一場百萬職工參加的讀書活動

    下班後,王府井新華書店門前青年聚在一起討論“‘振興中華’讀書競賽”知識測驗試題。(1983年9月16日《北京日報》3版,《關於舉辦“‘振興中華’讀書競賽”知識測驗答讀者問》)  1983年10月24日,本報在4版公佈了《“‘振興中華’讀書競賽”知識測驗試題》,廣大讀者踴躍參加。

您訪問的連結即將離開“首都之窗”門戶網站 是否繼續?

已歸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