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人文北京>数字图书生活>讲座讲稿选登
 
改革开放是人的解放
来源:首都图书馆   日期:2015-03-25

  ■演讲者小传:茅于轼,中国当前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是中国民间经济学者的重要代表。195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1984年调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任副研究员、研究员,1986年赴美国哈佛大学任注册访问学者,1993年与其他四位经济学家共同创办天则经济研究所。曾任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能源工作组中方专家、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等。

  代表作有:《生活中的经济学——对美国市场的考察》、《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一个经济学家的良知与思考》等。

  第一次鸦片战争距今168年,我今年80岁,所以我看到了中国人追求现代化的后半段,对于我们怎么从一个奴隶状态,转变成一个解放的状态,我深有体会

  ■中国人在解放前的一百年里处于奴隶状态

  解放以前,中国人是一个什么状态?按照鲁迅的说法,就两种状态,一种状态就是做奴隶做稳了,还有一种状态呢,就是做奴隶没做稳。

  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变化非常大。其特点是什么,就是人的解放。我们只有从历史的眼光,才能看到这个三十年变化的特点。

  近代中国的变化呢?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就是1840年,到现在呢,是168年。我今年80岁,所以我看到了中国人追求现代化的后半段,对于我们怎么从一个奴隶状态,转变成一个解放的状态,我深有体会。

  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打败了,被迫签了一个《南京条约》,根据条约,香港被割让给英国。

  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正值太平天国运动时期。1851年到1864年,这个14年给中国造成的损失,按照清史研究专家何清涟的研究,中国损失了2亿人口,简直不敢想象。太平天国以前有4亿多人,太平天国以后剩了2亿多人,死了2亿多人,真所谓赤地千里。我的外祖父的父亲当时全家被杀,他自己躲在一个衣柜里并躲过了扎进来的矛刃,捡了一条命。

  以后是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其中甲午战争,中国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海军,全军覆没。不久以后日、俄在中国东北的领土打了一仗,把中国人打死了好多。

  从1840到1911清朝灭亡,这70年,清朝就没有过上安稳日子,八国联军打到北京,慈禧太后匆匆忙忙就逃到西安去了。你们想,一个国家连最高统治者都无立锥之地,老百姓何谈地位。所以清朝最后这70年,是一个很惨的70年,死的人不计其数。

  到了民国以后,孙中山取得了旧民主主义革命胜利,这个成功确实是很了不起的。但是满清推翻以后,中国没有得到平安。在民国以后啊,出现了一个什么局面呢,就是许多省都宣布独立,全国处于军阀混战状态,老百姓没有好日子,没有平安日子。比如,安徽、江苏、浙江、四川、广西、广东都宣布过独立。1938、1939那两年我到广西去,广西用的钞票是广西银行的钞票,不是中央银行的。一直到了大概1930年,蒋介石把中国内部平定下来了,此后主要的精力是与共产党打内战。

  七七卢沟桥事变到抗日战争结束,中国人死了多少?老百姓加军队,死了2900万。8年里边,死了2900万人,牺牲太大了,更别谈老百姓的生活的安定以及各种权利了。我这辈子,小学念了6个小学,中学念了7个中学,小学加中学我念了13个学校,怎么会念那么多学校呢?就是因为日本人打过来我就逃,跟着我爸妈逃,我们就老是换学校,很不安定的,没有过好的日子。

  1945年抗战胜利,老百姓享了一年的太平时间。1946年,国民党挑起了内战。两边士兵都是农民子弟,农民是真苦啊!国民党为了扩充部队,开始抓壮丁。我亲眼看过他怎么抓壮丁的,就是在赶集的时候,忽然把这个集市都包围起来了,将男的抓了,当兵去。那时,中国人就是奴隶啊,一点保障都没有,要你怎么样就怎么样。后来大家知道,内战打了三年,蒋介石败退台湾,全中国统一了,新中国建立起来了,这个时候我正好在上海念大学,我还差一年没毕业。

  1949年解放以后很长时间,中国的形势非常非常好,老百姓和政府的关系非常融洽。经历了挫折之后是改革开放,我觉得改革的最大的变化,就是人权得到尊重

  ■人权是活命的权,是更大的自由度

  1949年解放以后很长时间,中国的形势非常非常好。那个时候共产党可以说是一点腐败都没有,真是为人民服务,从上到下都有一股子热情。特别是共产党的干部都是有理想的人,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全国人民在这样一个新的环境之下,士气是非常的高。那个时候的学生,脑子单纯得很,就是建设祖国,你叫我干啥我都干。那时候我从上海毕业之后,就到了东北,到了齐齐哈尔,那时候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就是建设祖国。那个形势太好了,社会风气非常好,老百姓和政府的关系非常融洽。

  人民当家做主了,充满了喜悦之情。当然在社会主义革命期间,我们也经历了挫折,特别是“大跃进”造成了个三年灾荒。三年灾荒,中国死了不少人。我当时正好在山东的农村,差一点饿死。我怎么活过来的啊?吃蚂蚱活过来的,没有东西吃啊。后来看到天上飞的蚂蚱,我就逮蚂蚱吃,那个蚂蚱的肚子里头有一股子的水,就是它的消化系统,它是苦的,很难吃的,但是没有办法,那个东西营养还不错的,所以就没死。

  十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在那个特殊的动荡的年代,人们的迁居权、创业权,是要受到限制的。

  现在我们有创业的自由,你在马路上摆个摊也算创业,你开个小企业、独资的,你有本事开一个大公司,开跨国公司,你只要有本事你干什么都行。那时候不行,老太太养个鸡下个蛋,把鸡蛋卖给需要营养的人吃,叫做资本主义尾巴,要割掉。不能创业,不能旅行,也不能选择你的工作。现在我们比较自由了,你不愿意干,你就辞职嘛,公务员也可以辞职;你下海你觉得不高兴,你可以考公务员;你可以到国内企业,可以进外企,还可以自己当老板,随便干。

  我们现在改革之后的变化确实是天翻地覆,我觉得改革的最大的变化,就是人权得到尊重。人权是什么权,首先是活命的权。现在要死一个人那是很大的事,煤矿出了事故,那都是很大的事,警察局打死一个人那是不得了的事。这个进步就是太了不起了,没有这个进步啊,我们今天别的统统都谈不上。

  中国政治改革了不起。第一个了不起,就是领导人有退休制。一干两届,十年,从前不是这样的。现在要讲规矩了,虽然这个规矩不太成文,但是它确实在实施着。而且党内民主也开展起来,说点不同的声音,这是可以的。

  政治改革方面还有一个大变化,一般的人都没有恐惧感,因为环境比较安全了。这种变化,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没有过,没有这个政治改革,中国的经济改革不可能成功的。现在我们有相当大的自由度。穿什么衣服随你;有行动的自由。农民也可以出国,每个人都可以申请护照,用不着批准,申请就能办,不可以不批准,你只要是中国公民,你要申请护照,必须要给你个护照,没啥批准的事。所以现在我们中国人已经摆脱了奴隶状况,所以鲁迅讲的做奴隶,或者做奴隶做不稳的状况,几千年以来,现在的中国变了,我觉得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事。

  我们短短的30年走过了人家发达国家100年200年的道路,这个就是得益于向先进国家学习,接受现代的文明,这大大地节约了我们的时间,节约了我们的学习成本

  ■改革成功得益于学习国外先进的市场制度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改革成功呢?成功在哪儿?成功就是财富的创造。就30年的变化,外国人搞了几百年,我们30年就搞成功了。为什么会搞成功呢?我觉得就是我们不再是奴隶了,我们有自由了,我们可以选择工作,可以创业,你可以想各种办法,通过为社会服务来赚钱,你就想一个招,这个招社会上有需求,我就能赚钱。这个赚钱的机会非常多。所以说大家都变富了,现在买房买车的人很多了,30年以前你做梦也不会想到买车的,你做梦娶媳妇儿可以,你绝不会做梦买车。

  大家出国的机会也很多,大家坐飞机的机会都很多。由于有了自由的扩大,我们财富的创造越来越多了。但是自由的后头是平等。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比过去平等多了,但是我们还有些不平等。我们要把特权进一步地减少,变成一个平等的社会。

  我们短短的三十年走过了人家发达国家100年200年的道路,这个就是得益于向先进国家学习,接受现代的文明,这大大地节约了我们的时间,节约了我们的学习成本。

  首先是技术上的学习,比如计算机、数码照相、电视机、飞机、火车……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某些制度上学习了西方,比如说宪法,因为宪法是规定国家的政权和老百姓的关系,就是政权不能随便侵犯老百姓,这是宪法的最基本的东西。那秦始皇需要这个吗,慈禧太后需要这个吗?他不需要这个,老百姓很需要。有了宪法,我们往往拿宪法来说事,这一条违反宪法,这是我们学来的。

  此外,我们还有一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个也不是几千年以来过去中国就有的。法院、律师、判案子,这都是学的西方。早先我们知道,是县太爷判案,没有律师这一说,现在可不那么简单了,现在大家知道判个案子很复杂,律师双方要辩论,这个法官要听大家的意见,看人证物证,这才能判案子。

  最重要的学习,是学了市场制度,我觉得这个是中国财富增加、财富生产最最根本的原因。这个市场制度是个什么东西呢?它由好多规则构成,它最基本的规则就是两条。第一条就是对财产的保护,第二条就是交易的自由和平等,就做买卖,这两条我觉得是最基本的,从这两条演化出很多很复杂的规则。保护财产我们现在有了物权法,宪法上现在写上了,私人财产也受保护了。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对财产的所有权,我买个房,这个房受法律的保护,别人侵占我的房,那不可以的;我所有财产受到保护,有拥有财产的权利。

  私人企业为主的市场经济,是一个一个企业自己去做决策,没有中央统一指挥。即使发生了金融危机,也没有可能变成集中决策

  ■奉行市场的思路现在越来越明确

  还有一个重要的市场经济规则,就是交换的平等和自由。就我跟别人交换,我们两个地位是平等的,你不能胁迫我,你不能控制我,我也不能控制你,我们两个地位平等,自由就是我可以跟你交换、也可以跟他交换,我可以选择,我也可以退出,我交换了后来我感觉吃亏了,我只要不违反合同,我可以下一次不跟你干了,可以自由地选择。

  财产保护和自由交换这两条制度,是最基本的,由这个基本的东西发展出很复杂的东西来,比如银行是很复杂的,保险、上市公司,这都是很复杂的东西。我们保险有保监会,上市公司有证监会,银行有银监会,都有很复杂的条款,怎么管理、怎么监督,但是它的基础是对所有权的保护,和交换的自由。现在西方社会出现了金融危机,因此有人对自由交换提出怀疑,是不是要受管制。我觉得这个怀疑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交换里头有一个问题,就是在交换双方得利的时候,可能损害到第三方,这种交换要限制。一个普通的例子就是生产中间产生污染,生产者和消费者对于这个污染产品都是赚钱的,都有好处,所以这种产品的生产它创造了财富,可是它产生的污染,使另外一些人遭受了损失,也使全社会的财富可能没增加。

  邓小平把我们带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它实质的内容是什么?就是以私营企业为基础的,自由交换,或者说保护财产的一个自由交换,也就是市场经济。

  私人企业为主的市场经济有什么特征?就是这个市场经济不可能有集中决策,是无数个别的单独的企业和消费者,在那里做决策。我生产什么、我买什么、我消费什么、我的原料从哪儿来,这都是分散的,一个一个企业自己去做决策,没有中央统一指挥。它的实质是私人企业分散决策,而且是平等的交换,平等自由的交换。

  我们现在三十年走的就是这条路,开始的时候不太明确,现在我觉得越来越明确了,我们走的就是一个分散决策的自由交换。那么现在发生了金融危机,有没有可能变成集中决策呢?我觉得是没有可能的,肯定还是分散决策。什么原因?这个原因很简单的。集中决策,好是好,但是有一条,你的决策必须是正确的,但你怎么能保证集中决策不错呢?分散决策有它的问题,带有盲目性,但是它有一个好处,这盲目性它自动会纠正的,搞错了它回来了,没有谁会挡住它纠正错误。所以一个不发生错误的经济,这是做不到的,人总归可能要判断错误。集中决策是往往要搞错的。你找不到一个决策永远是正确的人。可能世界上就不存在这么个人,如果存在这么一个人,你也没办法去找到这个人。我可以肯定地讲,不管金融风暴怎么样,集中决策是不可能的,它要闯大祸的,肯定还是分散决策。因为分散决策,即使犯了错,它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波动,慢慢会收回到原来的均衡状态。

  贪污腐化当然是个问题,但是不见得就是特别严重;财富是创造得很多,但是财富的分配,有相当大的问题; 最后一点,就是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关系要加强

  ■有待解决的三个问题

  那么现在我们改革成功到30年以后,现在我们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呢?现在我们需要解决的,大家都说,中国比较大的问题,有这么几个吧。

  一个问题就是一个贪污腐化的问题。我认为贪污腐化当然是个问题,但是不见得就是特别严重的问题。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都有这个问题。你只有变成发达国家,贪污腐化问题才会慢慢得到解决。凡是发展中国家,不管你是什么制度,不可避免都有贪污腐化。当然不是说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一样,有的做得好一点,有的做得差一点。一般来讲,越是穷的国家,贪污腐化越比较多,越是欠发达的国家,老百姓的教育水平越差,它的问题就比较大。我们经过30年,一方面贪污腐化问题在发展,但是另外一方面啊,在制衡、控制贪污腐化的力量也不断地在加强。贪污腐化不能创造财富,贪污腐化就是你的钱变了我的钱,把你口袋的钱变成我口袋的钱。中国的特点不是财富的转移,中国的特点是财富的创造。

  第二个问题就是收入分配的问题。现在财富是创造得很多,但是财富的分配,有相当大的问题。就是偏向于富人,穷人也有改进,但是改进得少,而富人购买力非常的强。财富分配得不平,主要问题在农村,农民穷。农民穷的原因是农产品的价格低,这个价格也不是谁造成的,谁能控制价格吗?政府想提高农产品价格,就提高得了吗?千千万万的分散决策者,在那儿竞争形成的一个价格,你动不了它,因此你从这个角度看,农民收入低,它是个市场决定的。

  那么政府怎么帮他们提高收入呢?那就帮助农民到城里来找工作,免费地给他培训。政府也好,民间也好,要为穷人做事。有人说我们这个税收应该向富人多征税,到现在我们这个税啊,真正有钱人,你征不着他的税,他们的收入不是靠工资,而是靠财产,财产性收入税务局难以掌控。外国比中国好一点,因为外国他所有的来往都要通过支票,通过电子付款,都有记录,我们很多收入(支付)都是现款,没有个记录。所以我们还要加强这个税收的政府的功能,来缓解这个贫富差距。

  最后一点,就是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关系要加强。我觉得我们国家改革成功,就是因为有30年的安定,我们不希望出事,一出事安定就完了,市场就完了。如果我们在这方面不注意,造成冲突,这个就非常危险。怎么办呢?那就是双方要讲道理,你不能说一方讲道理,一方不讲道理,这就完了,双方都得讲道理。

  我觉得这些就是我们进一步改革的方向,也就是说我们改革的成功,有很多的经验,这些经验不能把它看成是教训,我觉得现在有一点危险,认为我们过去做的什么什么都错了,我想我们这些对于人的性命的尊重,对于创业的自由、交换的自由、旅行的自由、信息的开放、学习先进国家的文明,这些我觉得是没有错的,如果我们对这些东西有怀疑,那就把改革三十年的成功看成失败了,那个倒是很危险的事。

北京市“一卡通”
成员馆联合书目检索
 
首图馆藏书目检索
 
北京市图书馆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