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三岁毅然援藏 严重高原反应不落一堂课 李颖:让梦想之花在高原绽放

来源: 日期:2017-09-11

【字号      
分享到:

“窗外是月亮,不是路灯,再一个月圆,我们就该归故里了……西藏的月亮是我见过最大最亮的!以后还会回来的,想到离开,更多的是不舍和留恋。”这是李颖在今年611日发的一条朋友圈。 

作为一名普通通州教师,她一直梦想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实现自我价值,两年援藏支教,她强忍着反复的高原反应,经常下了课堂就奔医院打点滴,一边教学生,一边带当地老师。 

虽然错过了女儿非常关键的成长时期,也未能在母亲身体不适时在旁照料,但她始终觉得收获远比遗憾多。对于援藏的感受,她只有两个字:无悔! 

首次进藏 

    吸氧成常态,高反持续仨月 

20156月,李颖所在的马驹桥学校发了一个关于援疆援藏的通知,正好需要初中生物老师。当天,她就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李颖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教书,给那里的孩子带去知识,带去外面世界更广阔的认知。 

“当时我闺女刚3岁,家里人起初当然是不同意的,既担心我,也觉得孩子太小。”李颖说,通过几番劝说,家人终于选择支持自己的梦想。经过筛选,她成了通州当年援疆援藏教师中唯一的一位女老师。 

这是李颖第一次去西藏,虽然做好了充分的困难准备,但高原反应还是对她造成了严峻的考验。头晕头痛、乏力、心率过速(140/分钟以上),支气管炎,扁桃体化脓……一般人一周左右就缓解了高反,她却整整持续了三个月,吸氧成了常态,多次半夜因身体不适被援友送进医院。 

“来西藏生活上其实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身体的不适应。”李颖告诉记者。其间,学校领导多次劝她回京疗养,但她都拒绝了,还没有把所学教给西藏的孩子们,她怎么肯。即使反复受着高原反应的折磨,她也从未请过一天假,从未落下一堂课。 

(资料图) 

因材施教 

    亦师亦友,结下浓厚师生情 

李颖在拉萨北京实验中学,任教初一年级的生物课程。她坦言,授课中,由于学生的知识水平、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不同,更要求她因材施教,这对她逐渐形成自己的教学风格,灵活运用教育理念有很大的帮助。比如,在讲到生物链时,简单的生物链有“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小兔子吃草,鹰吃兔子”等,而人在这些生物链的顶层,会吃大鱼和猛禽等。但她的学生们这时就会指出老师讲得不对,不是人吃大鱼和猛禽,而是大鱼和猛禽吃人。这就跟当地的风俗习惯有关,在西藏,人在去世后,常实行天葬和水葬,也就是孩子们认为的“大鱼和猛禽吃人”。这样的情况下,她就要“因地制宜”地去把握和传授课堂内容。 

在李颖看来,她的藏族学生们特别真诚懂事,她刚开始上课时由于严重的支气管炎,经常会咳嗽,说话声音不能太大,她的学生们就非常安静地听讲。之后的几天,她就在办公桌上发现了学生们送来的各种治疗高反的药物。有时学生们也会带一些他们常吃的食物过来,比如酥油茶、糌粑、风干牦牛肉干等,热情地让她尝一尝。 

她和学生们亦师亦友,走在一起时,孩子们总是喜欢挽着她的胳膊说笑;每到寒暑假,她都会回北京一次,假期归来,孩子们会给她热情的拥抱,然后说“我好想你”;教师节当天的课上,孩子们曾给她准备了大大的惊喜,在黑板上写上祝福的话语,并带来歌曲舞蹈表演……尽管两年的时间不长,但她和孩子们之间却悄然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在援藏期间,除了在校上课,周末空闲时,她时常和援友一起带着零食、文具、衣服去周边的牧区,把这些送给那些必须留在家里帮大人放牧而不能上学的孩子们,劝他们的父母要让孩子读书。 

“西藏是一片神圣的土地,这里的藏族同胞非常淳朴。”李颖说,她在西藏两年的时间,付出不少,但收获更多。她每次去家访,家长们都会以最高规格来接待,给自己献上一条洁白的哈达,弓腰双手向自己递茶;她一人去医院打点滴、吸氧的时候,一个素不相识的阿佳(姐姐)主动替她看液、倒水、叫护士……尽管言语不通,但一个微笑就化作了千言万语。 

舍得之间 

    “因有一群藏族学生而幸福” 

因为长期严重高原反应,李颖左耳大穿孔非常严重,今年7月回京后一直在接受治疗。回来后,她的藏族学生及家长们仍与她保持联系,关心她的身体状况。“我援藏时女儿才三岁,之前从未离开过我,虽然每次回家的短暂相聚让我惊喜于女儿跳跃式的成长,虽然我错过了很多自己孩子的成长细节,但我见证了更多藏族孩子们的蜕变和成长。我觉得一切都值得,也因为有这么一群藏族学生而幸福。”李颖说,她答应孩子们,等孩子们初三时,尽量再去一次西藏,为他们中考加油打气。(本版撰文 记者 杨莉 陈冬菊)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