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结哨”吹出治理新机制——“接诉即办”实施两周年系列报道之三

日期:2021-03-03 09:03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字号:        

  原标题:“集结哨”吹出治理新机制——“接诉即办”实施两周年系列报道之三

  每天傍晚,家住亚运村的黄雄英都要去奥体中心遛弯儿。但在两年前,她还不曾拥有这份惬意:家门口的北辰西一路已“断头”12年,街坊们去奥体中心散步不得不绕行2公里。

  一条断头路,为何会一断12年都无法打通?

  “居民盼,我们也急!为了这条路,数不清开过多少次会。”让亚运村街道办相关负责人郁闷的是,这会开来开去,就连最基本的道路权属问题都无法解决,“我们找来找去,每个部门都说这路不归他们管。那种无力感,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原来,北辰西一路当时确实不属于市政道路,其产权在开发商手中,本应由其代建后再移交市政。可开发商资金不足,导致部分路段多年来始终无法达到交付标准,只好无奈封闭。

  2019年1月,“接诉即办”机制正式运行,将调动社会资源的权力赋予了基层政府——街道乡镇可以向上级政府部门“吹哨”,共解民生难题。

  为了北辰西一路这条断头路,亚运村街道先后两次吹响了“集结哨”。

  第一声哨响,召集来了朝阳区城管委、住建委、规自委。各方坐在一起反复会诊,发现开发商已不具备道路改造能力,因此提前进行了产权移交,为下一步的改造打下基础。

  第二声哨响,朝阳区城管委、绿化局、道路养护中心赶到了现场,共同制定道路疏通、路面修复和照明方案。

  哨响人到,事不绝,人不散。短短4个月,12年“断头路”打通了!

  街道乡镇是城市治理的基础环节。北京由338个街乡镇组成,12345市民热线的投诉件不需区里做“二传手”,而是直派给基层街乡镇。但重心下移、力量下沉,绝不是任务下扔,更不意味着其他政府部门可以作壁上观,对于一些复杂问题,12345还实现了“双重派单”,形成了以“接诉即办”为牵引的超大城市治理新机制。

  2020年5月,一位老人拨通12345热线,诉说着家里的难处:儿子去世,儿媳失联,导致孙子无法落户,连入学都成问题。

  一家老小的命运牵动人心。这一投诉件就被同时派给了房山区政府和大安山乡政府。公安、司法、教育以及属地政府等多部门立即行动起来,在近千公里之外寻找到了孩子母亲。仅仅两个月,完成了抚养权变更、落户、入学资格审定等多项程序。

  一条滚烫的热线,调动起街道乡镇、社区村庄、市区政府部门、公共服务企业等所有治理主体,让力量沉到一线去,绕着问题转,奔着市民的急难愁盼开展工作。

  “从推着干变主动干,这就要发挥考核评价这根‘指挥棒’的作用了。”市民热线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说,在对300余个街道乡镇进行每月排名的数月之后,考评范围扩大到了各区、委办局和公共服务企业,“哪些部门和企业沉下去了,真正为群众解决问题了,在成绩单上一览无余。”

  在每月的“接诉即办”成绩单上,市排水集团的“响应率、解决率、满意率”的综合服务排名曾23个月蝉联公共服务企业的积分榜首。秘诀无他,就是把老百姓的事,当成自家事来办。

  跑冒滴漏、排水抢险,市排水集团的日常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一旦接到投诉件,集团会以最快速度发送至“接诉即办”微信群,群成员由各单位“接诉即办”负责人组成,要求做到10秒钟内接听、10分钟内派件。城六区均配备有“热线处置车”,随车装备有井盖、水泵、水泥等应急抢修常见工具和材料,时刻准备,随时出发。

  在“接诉即办”体系中,纪律、组织等职能部门参与进来,为不同治理主体参与问题解决提供激励和约束机制。市、区纪委针对“接诉即办”中的作风粗暴、假办理等12类问题进行专项监督。2020年1月至10月共发现问题线索1032个,组织处理448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7人,下发纪律检查建议书、监察建议书、提醒函102份。

  “七有”“五性”就是试金石。党员干部的态度、作风、能力,这些抽象的词从前很难量化考核,如今却在一个又一个的市民热线中被反复测试,成绩也让人一目了然。组织部等部门还将“接诉即办”的办理情况作为干部考察和任用的重要依据,推动干部担当和作为。

  以市民诉求为“哨声”,调动现有治理结构积极性和主动性来促进问题解决。如今,多元治理主体有机融合体系初步形成,“接诉即办”机制为京城带来了新气象。(朱松梅)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