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特展亮相

日期:2020-12-01 11:09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
字号:        

  从雕花木工到画家,再到世界文化名人,在齐白石近一个世纪的人生中,总会出现贵人和师友。他在艺术上取得的伟大成就,离不开这些师友的提携与帮扶。

  2020年年末,北京画院策划推出“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特展,重点选取了与齐白石人生历程和艺术发展息息相关的六位关键人物:胡沁园、王闿运、陈师曾、瑞光、梅兰芳、徐悲鸿,展出相关机构珍藏的齐白石及其师友书画、文献作品100余件套,带观众走进齐白石的“朋友圈”。

《沁园忆旧图》(局部)

《寻旧图》

  观展亮点

  “知己有恩”

  常用印中彰显人生态度

“知己有恩”

  “知己有恩”是齐白石晚年的一方常用印,刻于1933年,此时的齐白石已经完成“衰年变法”,不仅立足于京华,更是名望渐隆。于成名之际仍能感念恩师故友,是齐白石难能可贵的品质,也是他获得成功的秘诀之一。

  人们常说“文人相轻”,但齐白石与师友之间的交往更让我们感受到“文人相亲”的这份温暖。与良师益友的交往,不但促成了齐白石艺术上的突破,也在客观上为他赢得了更多的人生际遇。

  《沁园忆旧图》

  九旬白石老人追忆启蒙恩师

  1889年,木匠齐纯芝正在大户人家做雕花木工。湘潭本地的士绅胡沁园看到他的画后,觉得很可以造就,便主动收他为徒,亲自教授他画工笔花鸟草虫,又请胡家的私塾老师陈少蕃指导诗文。两位老师还一同商议为齐纯芝重新取名“齐璜”,字濒生,号白石山人,以备他将来题画所用,从此便有了世人所熟知的“齐白石”。

  拜入胡门后,齐白石开始接受传统的中国画训练,“石要瘦,树要曲,鸟要活,手要熟”。老师的谆谆教诲时刻萦绕在齐白石耳边,更深深影响他今后的艺术创作。此次展览中汇集了多件齐白石珍藏的胡沁园作品,如“璜宝之廿余年矣,从不示人”的《鹌鹑图稿》,足见齐白石对恩师墨宝的珍视。

  胡沁园是齐白石艺术天分的发现者和启蒙恩师,使齐白石脱离了乡间木匠身份,逐渐走上艺术道路。对于这份恩情,齐白石终生难忘。1950年的一天,胡沁园的孙子胡文效拜访齐白石,年届90岁的白石老人精心绘制了一幅《沁园忆旧图》,并郑重地在画中题写,“沁园师仙去三十七年矣……为制此图,以永两家之好。”

  观展提示

  展期:即日起至2021年1月31日,周一闭馆。

  地点:北京画院美术馆

  票价:免费

  观展解码

  他为何感慨

  “幸有梅郎识姓名”?

齐白石与梅兰芳合影

  齐白石与梅兰芳都是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师,两人之间也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师友之谊。

  1920年,齐白石通过好友齐如山的引荐与梅兰芳相识,此时的梅兰芳醉心书画,相识不久后便拜入门下学画工虫。

  梅兰芳的“缀玉轩”是民国文化名流经常雅集的场所,齐白石也多次到访。园中栽植的花木令齐白石大开眼界,尤其是梅兰芳从日本引进的牵牛花更是盛开满园,有的花朵竟有碗口大小,这令齐白石惊叹不已,更萌发了画牵牛花的兴趣。本次展览中,梅兰芳纪念馆珍藏的“百本牵牛花碗大”的《牵牛花》就是首次与观众见面。

  在两人的交往中,梅兰芳对齐白石恭敬有加。一次雅集中,齐白石因衣着朴素无人识,被冷落在旁。梅兰芳亲自向大家介绍自己的老师,为齐白石的窘境解围。此次展览中有一件特殊的书法展品——梅兰芳《摹罗瘿公行书放翁梅花诗》,齐白石用金农体楷书为其作长跋,其中就有“如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这句著名的艺坛佳话。

  谁是他“一朝不见令人思”的挚友?

《奔马》(白继开 摄

  看到齐白石和徐悲鸿的名字并列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人也许并不知道,他们是惺惺相惜的挚友。

  1928年,徐悲鸿受邀担任北平艺术学院院长一职。初来北平的徐悲鸿第一次见到齐白石,此次展览中的《寻旧图》便为我们揭秘了两位艺术大师相识的经历。在这幅带有自画像性质的作品中,背对着观众的持杖老人便是齐白石自己。他用详尽的题跋与自作诗讲述了徐悲鸿邀请自己赴北平艺术学院任教的经历。

  “草庐三请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徐悲鸿为了邀请齐白石到大学里任教,三次亲自到跨车胡同齐白石家中拜访、邀请,多次谢绝的齐白石深深地被徐悲鸿的坚持和执着打动,终于答应到学校里任职教课。其实,齐白石之前不接受徐悲鸿的邀请,并非因为恃才傲物,而是齐白石自觉是农民出身,书底子太差,去洋学堂教书是自己应付不来的。面对齐白石的顾虑,徐悲鸿义不容辞地当起了他的“助教”。在课堂外,徐悲鸿更是亲自接送白石老人上下课。后来,徐悲鸿离开北平,齐白石感慨道,“一朝不见令人思,重聚陶然未有期”,道尽了对友人的想念。

  特展现场还展出了徐悲鸿写给齐白石的一封信,信中写道:“无论如何,大作(尤其翁得意之作)不可让他人购去。”当时,徐悲鸿感觉到齐白石的作品以后一定会有重大意义,所以反复叮嘱他不要轻易出售。他不仅自己收藏齐白石的作品,还带动周围的朋友收藏,更在国外的展览上大力推介齐白石。

  “白石翁七十八岁生子……因写千里驹为贺。”此次展出的《奔马》图是徐悲鸿为庆贺齐白石老来得子而作,齐白石遂画代表作《墨虾》回赠。如今,将两幅画并置来看,更有趣味。(李俐 张存)

  (本版图片除署名者外 北京画院供图)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