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小葱,种希望

日期:2020-02-14 09:17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
字号:        

  2020年春节过得有点惊心动魄,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肺炎,让人们猝不及防。

  一开始,我虽然看到了电视中有关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但心中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觉得天高地远,和自己没啥直接关系。照样和大家一样,采买各种年货和肉食蔬菜,塞满冰箱。

  大年三十上午,我就开始剁馅、擀皮、包饺子。因为老公来电话,只买到当天下午四点多的火车票,年夜饭肯定是赶不上了,只好等他到了以后,一边看春晚,一边吃饺子。

  没想到时过中午,老公来电话,说武汉疫情发展迅猛,几十万人离开武汉回各地过年,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随返乡人流正在向全国扩散。所以,他准备退票,不来杭州过年了。老公最后一句话就让我神经瞬间绷紧:你忘了当年的北京非典,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

  我立马同意老公退票,好在有儿子陪伴,这个春节也不会寂寞。

  没想到,接下来的疫情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那迅猛传播的势头让形势急转直下。浙江的确诊人数迅速上升到全国第二位,尤以大名鼎鼎的温州发病率排名第一。我们居住的小区有不少温州租客,虽然不知道这个春节他们是留在小区还是回了温州,但想到这场疫情其实年前就已悄然生长,小区里还是有点人心惶惶。

  先是附近药店口罩脱销,紧接着是商店超市纷纷关门,再后来小区的北门封闭,并拉起了警戒线。保安也都换了装束,黑衣黑帽黑口罩,看上去像是防暴警察。就连修剪小区园林的花匠和清扫卫生的大妈,也都像马上要上前线的防化兵,周身包裹得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报刊停送了,快递小哥不让进小区了,访客更是理所当然被挡在门外。电梯口每天都会更换贴出物业告示:宅家、宅家、宅家,隔离、隔离、隔离,消毒、消毒、消毒,不给国家添乱,不让自己后悔!

  在这种氛围下,人人忧心忡忡,个个小心谨慎。一时间,小区里空空荡荡,马路上车少人稀。虽是过年,从来都是最讲究吃的中国人,也都不再外出采购,更是杜绝呼朋唤友,串门拜年,大家全都自动宅家,自闭隔离,自我消毒,全力响应和配合政府的警示与动员。

  我因节前采购量大,粮草肉食存量丰富,吃个十天半月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蔬菜囤得不多,因为我觉得蔬菜要吃得新鲜,尽可能现买现吃。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一场疫情打乱了原有的生活节奏,也突破了我对蔬菜存量消耗的预估。元宵节前,家里的蔬菜终于弹尽粮绝,除了还有几根小葱,只剩下小半篮发了芽的土豆和大蒜。

  放在平时,这样蔫头耷脑的小葱和长了芽的土豆,我肯定立马扔垃圾桶了,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延迟返程的人流正进入旅途高峰,病毒传播的隐患依然不能小觑。我当然不想为了吃一口新鲜绿菜,冒险出门,增加感染概率。

  我看了一下冰箱,鱼肉荤食还不至于断顿,可偏偏是每餐必不可少的蔬菜没有了。如此一来,仅剩的小葱和发了芽的土豆,在我眼中立马变得金贵!

  我先把刚冒芽,自觉毒素尚未扩散的土豆削去皮,拿油扒拉了,放进冰箱。再戴上口罩,去小区花园里挖了一小桶土,剪下最后的几棵葱根插进土里,又把发了芽的大蒜放入盛了水的玻璃罐中。做完这一切,心中便有了念想,也有了希望!

  雨后初霁,我把小桶和玻璃罐搬到阳台上。阳光下,我发现,一夜之间,小桶里已冒出点点新绿,大蒜也探出了寸把长的绿芽!我想象着要不了几天,或许我就能用绿色的葱花炒鸡蛋、下面条,用化了冻的鸡翅烧土豆,起锅时,搁一把青蒜,日子依旧会是美好的。

  人很奇怪,自从种下那几棵小葱和水养大蒜,那几点星星绿就好像给我幽闭的屋子里点燃了活力,心中有了惦记,时不时便会起身去探望。一会儿去浇点水,一会儿又把它们搬到阳台上晒太阳。觉得小桶里的泥土似乎空间还很疏朗,小葱有点孤单,便想给它们寻找伴侣。

  突然记起年前买过一把香菜,好像一直没见踪影,便去冰箱翻找。香菜果然还在,只是叶已发黄。好在香菜的根依然饱满,便剪下几棵壮硕的,淋水后插入小葱中间。香菜茎明显比小葱水灵,将生气传递给还未有力地长出大绿的葱白,似有一种近不牵手,却遥相依偎的感觉。

  非常时期,万物也需要温暖。相信小葱有香菜做伴,便不会寂寞了。接下来,我该给冷清的大蒜也找一个伴了。 袁敏 文/图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