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品鉴赏学
  • 未标题-1.jpg

    好书推荐

    2018-01-26 09:48
    未标题-3.jpg

    北海一页

    1900年,遥望万佛楼、阐福寺建筑群,图中左为万佛楼,右为阐福寺。1900年,一个意大利士兵在阐福寺门口与铜狮子合影,可以看到阐福寺山门上有外文涂鸦。历史上,阐福寺大殿与万佛楼遥相呼应构成了北海北岸一道壮丽的风景。

    2019-10-22 09:07 北京日报
    未标题-6.jpg

    九年始成“共和国第一碑”

    林徽因墓碑镶嵌着为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座雕饰试刻的一块样品。《东城区志》载,人民英雄纪念碑位于天安门广场中心,天安门南约463米、正阳门北约440米的南北中轴线上,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下层大须弥座束腰部四面镶嵌着十幅汉白玉大型浮雕,石料采自北京房山。

    2019-09-27 09:29 北京日报
    未标题-4.jpg

    酸梅汤 从宫廷药茶到大众饮料

    1906年刊印的《燕京岁时记》记载:“酸梅汤以酸梅合冰糖煮之,调以玫瑰木樨冰水,其凉振齿。不管时光如何变幻,酸梅汤的历史传承始终延续着,它的美味早已经深深铭刻在了人们的味蕾上,难以忘记。

    2019-07-12 10:00 北京日报

    爱因斯坦在中国

    也正是这本旅行日记,让我们看到了爱因斯坦当时对中国的真实看法,拨开了笼罩于上海之行的团团迷雾。不久蔡元培和梁启超等人邀英国哲学家罗素访华,掀起了中国的第一次“爱因斯坦热”。

    2019-07-02 10:00 北京日报
    未标题-8.jpg

    老北京消夏去处

    老北京内外城各城门的护城河边都有深而广大的冰窖,用以冬天储冰夏天用。什刹海在老北京便是个避暑胜地,不仅可以游览赏荷,荷花市场的饮食排档还售卖冷饮和时令瓜果,以及什刹海出产的鲜莲子、鲜鸡头米、鲜菱角等水产。

    2019-06-04 13:54 北京日报
    ho1.jpg

    你认识的乾隆可能不是真正的乾隆

    如今说起乾隆皇帝,很多人都自称了解。但那可能只是影视剧里的他,真实的他,或许还有人不曾认识。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乾隆帝的艺术修养。

    2019-05-27 15:38 微故宫
    未标题-8.jpg

    如临其境——老北京照片上色鉴赏

    几位老人坐在石桌旁,有的在抽旱烟,有的在喝茶,细看还有两位老者在揉核桃。下图就是这张上色照片的原片,两相对比,上色照片非常自然,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秦风认为,老照片上色要秉承修旧如旧的原则,有一些斑驳的、岁月的痕迹,这是需要很高的技巧。

    2019-05-21 10:41 北京日报
    未标题-5.jpg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品:杜丽娘小像

    钱维乔和潘恭寿都是清代乾嘉时人,钱维乔字树参,季木,小字阿逾,号曙川,又号竹初,半竺道人、半园逸叟、林栖居士等,即是文学家也是戏曲家。二人与题字中提到的王梦楼(王文治——清代著名书法家)都同籍江苏,潘恭寿和王文治还有师生情谊。

    2019-05-20 14:05 北京艺术博物馆
    1234.jpg

    一场百万职工参加的读书活动

    下班后,王府井新华书店门前青年聚在一起讨论“‘振兴中华’读书竞赛”知识测验试题。(1983年9月16日《北京日报》3版,《关于举办“‘振兴中华’读书竞赛”知识测验答读者问》)  1983年10月24日,本报在4版公布了《“‘振兴中华’读书竞赛”知识测验试题》,广大读者踊跃参加。

    2019-05-09 09:32 北京日报
    未标题-3.jpg

    如果穿越到了古代,怎么才能听懂古人说的话

    日常语言影响着个体的思维方式,方言维系了民族的历史记忆,政治语言决定了国家的现实意识。目前,学界普遍以《切韵》《广韵》等书中记录的语音作中古汉语基准,复原可信度已经相当之高。

    2019-04-04 10:59 北京青年报

    集体舞中忆青春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跳集体舞是京城重要的群众文化活动。(2009年9月15日《北京日报》15版,《留在“集体舞”中的青春》)  跳集体舞的难忘经历,成为许多北京人人生中一次无可替代、再难复制的烂漫篇章。

    2019-03-28 10:23 北京日报
    未标题-1.jpg

    华夏本无狮,中国狮文化如何兴起?

    北京的棕狮用泥块做头,用布片、排须做成耳朵和身躯,再施以彩绘,成为活脱脱民间舞蹈狮子的缩影。20世纪80年代,为了培育出一种特别吸引人的狮,印度查特比尔动物园管理员通过让亚洲狮和非洲狮杂交培育出一种独特的杂交物种。

    2019-03-08 10:34 北京日报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