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後一座煤礦年內關停 老礦工轉型職業造林人

日期:2020-08-06 08:09    來源:北京日報

分享:
字號:        

  原標題:北京最後一座煤礦年內關停,老礦工轉型職業造林人 播綠“療傷”礦區新生

  過去是漫山遍野找礦、開礦,現在是漫山遍野找地兒、種樹——51歲的李長青,3年前職業生涯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

  工作地沒變,還是門頭溝世代採煤的這片山場。但李長青的身份變了,從職業礦工到林場職工,從“挖山”人變成了“綠山”人。

  個人際遇背後是時代的風雲。伴隨著非首都功能疏解,2020年採煤採礦業將全面退出北京。李長青過去所在的木城澗煤礦已在2018年12月關停。緊鄰的千軍臺煤礦更是早在2015年就已關停。京西最後一座煤礦,也是全北京最後一座煤礦——京能集團大臺煤礦,于2019年9月份悄然停産,預計2020年下半年正式關停。屆時,京西千年採煤史將畫上一個完整的句號。

  多年的採煤採礦,給大山生態造成了嚴重破壞。“好多地方含水層給挖斷了,山給挖松了,來個泥石流就能把路給衝沒了。”老礦工們對身邊的隱患有目共睹。

  雖然,當年煤礦上也種樹,但主要為了生産採礦用的坑木。後來技術改進了,坑木逐漸被鋼材替代。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坑木林不再新增,但採煤的步伐並沒有減慢。截至2016年,京西這片老礦區的森林覆蓋率僅31.3%,比全市平均水準低了13個百分點。

  隨著煤礦次第關停,礦區轉型勢在必行。

  2017年5月,本市通過國有林場改革,將原本屬於煤礦企業的17.46萬畝國有林地,劃歸給北京市園林綠化局,並掛牌為“京西林場”。這片老礦區的生態修復自此全面開啟。

  也就是在這一年,在木城澗煤礦幹了近30年地質勘測工作的李長青,在得知煤礦即將關閉的消息後,和幾名同事一起報考了京西林場,並被順利錄取,成了一名職業造林人。

  眼下,正值北京雨季,山裏種樹的最佳時機。李長青每天和造林施工隊“泡”在一起,巡地塊,盯進度,督品質,一天也閒不下來。

  “瞧,這山上的樹都是這幾年我們新栽的,多整齊!”站在木城澗煤礦附近的一座小山包上,李長青手指遠處一座青山,非常自豪地向記者介紹道。這座山的凈海拔差不多有城裏的50層樓那麼高,從山腳到山尖,平行纏繞著一條條綠色的林帶,既綠意磅薄又井然有序,一看就是人工傑作。

  相鄰不遠的山坡上,2020年的造林工程正在進行。被煤矸石染得透黑的地塊上,挖出了一個個直徑七八十釐米,深約半米的種植坑。工人先回填從別處運來的好土,再把一棵棵黃櫨、油松、刺槐等樹苗小心栽進坑裏。黑黢黢的坡地上,一片新林正拔地而起。

  忽然,耳畔傳來隱隱約約的鈴鐺聲。“那是騾隊,正往山上馱樹苗呢。”京西林場副場長高傑告訴記者。荒山造林條件非常艱苦,很多地塊根本沒有路,運輸車輛沒法把樹苗送上山,只能靠人背或者騾子馱。有的山高路遠的地塊,運一次樹苗單程就要一個半小時。

  用水也很困難。雖然七八月份老天爺能時不常地降點兒雨,但對於規模浩大的山區造林工程來説,這點兒雨量還遠不能“解渴”。為了讓新栽的樹苗“喝飽喝足”,從山腳到山腰,工人們挖了200多個蓄水池。水是從5公里開外的中水處理站拉來的,倒進蓄水池,再通過水泵一級一級往山上送。在海拔最高的地塊,要接力泵上7次,才能把水送到造林地。

  和李長青一起考入林場的韓孝國,這些日子也奔波在造林地頭。“一開始不懂怎麼種樹,怎麼管樹,這兩年邊幹邊學,長進了不少。”47歲的韓孝國説。他在千軍臺、木城澗、大臺這幾個煤礦都幹過,一線礦工就當了10多年。回憶起當年在500米深地下採礦的經歷,他説,別的沒什麼,就是臟,每天從礦井裏出來,除了一口牙是白的,從頭到腳都是黑的,“親媽見了都不認識!”煤礦關停後,轉身投入礦區綠化、生態修復,韓孝國覺得“挺好!時代變了,咱也得跟著變。再説山裏環境好了,咱也跟著受益,不用再一颳風就吃煤灰了。”

  在京西林場,從煤礦企業考入的職工有二十來個,佔了林場職工總人數的一半。“這些職工對礦區有很深的感情,很多人在山裏已經紮下了根。這幾年林場大規模造林綠化,哪座山、哪條溝能栽樹,他們都特熟,可是為林場做了大貢獻了!”高傑説。

  通過開展京津風沙源治理、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等工程項目,京西林場3年來完成了綠化造林2.5萬畝。區域內的宜林荒山面積從4.2萬畝減少到1.7萬畝。同時還實施了森林撫育4萬畝,封山育林3萬畝。樹前腳栽下去,對環境敏感的小動物們後腳就趕來了。褐馬雞、黑鸛等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頻頻在山間“露臉”。還有30多種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也成了林子裏的常客。

  按照市園林綠化局的部署,今後3到5年,京西林場的宜林荒山將全部實現綠化,森林覆蓋率將從接管時的31.3%提升到60%以上。

  修復生態是第一步。“京西林場是目前北京最大的國有林場,擁有華北最大的落葉松林,生態資源相當豐富。”市園林綠化局國有林場和種苗管理處相關負責人表示,結合西山—永定河文化帶建設,今後京西林場將向集森林康養、森林體驗、科普教育等於一體的國家級森林公園邁進。

  可以期待,在不遠的將來,這片老礦區將迎來燦爛的新生。(王海燕)

您訪問的連結即將離開“首都之窗”門戶網站 是否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