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與人類文明

日期:2020-03-02 10:54    來源:北京日報

分享:
字號:        
  • 未標題-3.jpg.jpg
  • 未標題-3.jpg.jpg

  原標題:微生物潛伏在歷史的陰影中,偶爾充當不可察覺的“幕後黑手”——病毒與人類文明

 

  《病毒來襲:如何應對下一場流行病的暴發》,(美)內森·沃爾夫著,沈捷譯,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疾病以超乎想像的方式影響了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病原微生物以難以置信的方式干預了人類文明的進程。

  長久以來,微生物在人類的歷史中扮演著自己獨特的角色,偶爾以瘟疫的姿態出現,橫掃數個城市、影響幾個王朝;偶爾低調地潛伏在歷史的陰影中,在王朝覆滅、亡族滅種的大事件裏充當不可察覺的“幕後黑手”。

  大約在西元前500年左右開始,病原體開始影響文明的發展進程

  微生物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很早,但要確定哪一個病原體領導了第一場影響人類進程的流行病是非常困難的,根據享譽全球的美國世界歷史學家威廉·哈迪·麥克尼爾的研究,大約在西元前500年左右,亞洲和歐洲的病原體就開始影響到文明的發展進程。

  西元前5世紀初,雅典帝國處於它的鼎盛時期,這是個擁有便利的海上交通、得以匯聚四方精神文明成果從而産生出輝煌的希臘文明的偉大國度。西元前430年,雅典與另一個古希臘強國斯巴達酣戰不休,正佔據著有利的戰場形勢,完全沒有意識到災難正悄悄降臨到它的上空。這場改變了雅典歷史的災難起始於衣索比亞,從那裏,一種未知的疾病傳到埃及,再由船隻經過地中海傳到了港口比雷埃夫斯和雅典。病魔只肆虐了很短的時間,但它殺死了大約1/4的雅典陸軍,至少有1/3的雅典人口死亡,更可怕的是,災難還摧毀了人們的精神。敬神和不敬神的人、遵守法律和違背法律的人同樣都會死去,對死亡的恐懼使得人們失去了自己以往的信仰和道德標準。根據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的記載,以往最穩重、備受尊敬的公民也終日沉湎于暴食、酗酒和淫亂之中……這場流行病沉重地打擊了雅典帝國,西元前404年,雅典最終敗給了斯巴達,不復強盛,這一切成為了西方文明史的“轉捩點”。

  作為希臘文明的繼承者,羅馬帝國在西元165年至180年間也遭受了流行病的侵襲,這次被稱作安東尼時期黑死病的疾病流行造成了感染區內1/4至1/3人口死亡,為羅馬帝國的滅亡拉開了序幕。但這並不是黑死病最為聞名的“演出”,真正使得它在人類世界“功成名就”的是它在歐洲的流行。1348—1361年間流行的黑死病是歐洲歷史上最具毀滅性的流行病,也是中世紀醫學史上最大的災難。1347—1350年間,黑死病的一次爆發使歐洲人口減少了1/4。黑死病只是麻風病、結核病等眾多流行病的代表之一,它們對歐洲社會的影響是多方面的,深深地動搖了中世紀的西方文明。

  歐洲向外擴張即殖民主義時期,病原微生物真正踏上了全球傳播的旅程

  當歷史前進到歐洲向外擴張即殖民主義時期,病原微生物就真正踏上了全球傳播的旅程。美洲人的祖先是在冰河期晚期從亞洲徒步穿過大陸橋到達美洲的,後來隨著氣候的變化,海水水位上升,美洲便成了一個獨立的世界。這片新大陸沒有出現像亞歐大陸那樣的複雜農耕文明,出現稠密人口的時間也晚于舊大陸,沒有像舊大陸那樣産生諸多的城市流行病。加之新大陸的居民馴化飼養的動物很少,使得源於動物的疾病也出奇得少,可以説,美洲人抵抗力非常弱。當久經瘟疫“洗禮”的歐洲人踏上這塊大陸時,和他們一起到來的病原微生物便悄無聲息地發揮了驚人的作用。

  1519年,西班牙人試圖征服阿茲特克帝國,儘管入侵者擁有火槍,阿茲特克人還是憑藉人數眾多和頑強的巷戰抵禦了西班牙人的攻勢。形勢在1920年發生了改變。這一年,天花病毒隨著一個受感染的奴隸來到了墨西哥。不久,天花的流行就殺死了阿茲特克近一半的人口,其中包括奎特拉瓦克皇帝。阿茲特克人無法理解為什麼這種可怕的疾病不會傷害西班牙人,軍隊士氣低落,倖存者也陷入驚恐之中。可以説,天花病毒替西班牙人打了一場“生物戰”。這種情況在西班牙人入侵印加帝國時得到重演,天花病毒殺死了印加帝國國王和他的指定繼承人,剩下的兩個王子開始內戰,帝國分崩離析、搖搖欲墜,西班牙人便坐收了漁翁之利。

  曾經如此肆虐無忌的天花病毒最終敗給了免疫接種。牛痘的接種使得天花病毒無法再傷害人類,1977年,它在全球的疾病譜中絕跡。

  正是從16至20世紀之間,人類在醫學方面取得了驚人的成就。16世紀解剖學的發展、17世紀生理學的進步、18世紀病理解剖學的創立,加上19世紀細胞學、細菌學等學科的建樹、19世紀末20世紀初臨床醫學的巨大飛躍共同成就了現代醫學。科技的進步、政府職能的提高、衛生防疫工作在全球的普遍開展等因素綜合在一起,使得天花成為了人類靠自身努力根除的第一個疾病。

  如此巨大的勝利催生了更高的企求,20世紀下半期,專家們提出這樣一個當時看來相當可行的目標——把威脅人類的傳染病從地球上清除出去。後來的事實證明,這只是人類對天花病毒作戰勝利後短暫歡愉中的一個幻想。

  如何運作全新的病毒監控系統應對下一場流行病的暴發

  病毒學家內森·沃爾夫博士和他的同事們很早便預見到了全球化條件下微生物對人類潛在的巨大威脅。他把地球比作一個巨大的微生物混合器——全球性大連接使地球上出現全新的疾病,擴展了可怕的動物病毒的傳播範圍。出於這樣清醒的認識,內森·沃爾夫博士創立了環球病毒預警行動組織,它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環球疫情預警和應對網的一部分,充當了人類與病毒對峙邊界的守護者的角色。

  在其《病毒來襲:如何應對下一場流行病的暴發》一書中,內森·沃爾夫博士幫助我們了解即將來臨的病毒風暴,告訴我們流行病來自何方又將去向何處,同時,我也會為每部分做出導讀,通過深入淺出的介紹,沃爾夫博士為我們展現了他和同事們是如何檢測和捕獵病毒,又是如何運作全新的病毒監控系統的。

  身處現今這個資訊量巨大的時代,每一次媒體對於新的流行病毒的報道,都會引發新一輪的猜測和或多或少的恐慌,對於一個清醒的現代人來説,從一個病毒學家筆下去了解病毒和其他微生物不失為一個睿智的選擇,若是能在閱讀中分享到作者對人類社會的責任感和對夢想的不懈追求,更是善莫大焉。

  (作者張大慶 為北京大學醫學人文研究院院長)

您訪問的連結即將離開“首都之窗”門戶網站 是否繼續?